返回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 新聞中心> 新聞瀏覽
城市能源變革要轉變思維方式
2019-4-15 9:25:36    來源:中國石油新聞中心

  新時期,經濟社會要實現高質量發展,能源利用要更加清潔高效;經濟發展水平要提高,單位能耗要減少。妥善解決這一矛盾既是能源改革的目標,亦是每位城市管理者的必答題。本期周刊聚焦我國三大典型城市:北京、上海、蘇州,分析其在能源消費領域的新變化、新舉措,以期為其他城市能源轉型提供參考。

  城市能源變革是我國能源變革大局的重要一環。未來城市能源的發展方向何在?徐錠明用一句話總結:“就是本地的能源要解決本地的問題,因地制宜,多元開發。”耕耘能源行業幾十載,年過古稀的他依然四處調研、了解能源行業最新動態。對于城市能源變革,徐老頗有心得。

  “能源要革命,煤炭先革命”

  “跟上世界形勢,和世界接軌”是徐錠明這些年在多地講課談到中國能源變革時會首先強調的一點。在過去的20年時間里,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之一,也是全球能源增長的最主要來源。推動能源結構清潔化,大幅削減化石能源消費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已成為全球共識。

  那么,我國能源革命的巨輪將駛向何方?徐錠明的回答簡單干脆:“能源要革命,煤炭先革命,煤炭不革命,就革煤炭命。天生我才必有用,看你會用不會用。”在他看來,現在仍有很多人抱著化石能源不放的想法,是制約當下能源變革的關鍵因素,必須要轉變。

  “傳統方法生產一噸煤化工產品要消耗15—25噸水;一噸煤制油要產生12—15噸二氧化碳。這樣的高能耗、高污染,既不符合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中‘確保人人獲得負擔得起、可靠和可持續的現代能源’的可持續發展目標,也不符合《巴黎協定》中‘將本世紀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,并將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前工業化時期水平之上1.5攝氏度以內’的主要目標。你說化石能源還能不能用?”說到此處,徐錠明有些激動,言語間透著迫切。

  “現在我們進入后石油時代,后煤炭時代,不是說沒有石油、沒有煤炭,而是因為它們是高碳能源,所以利用的時候要高碳能源低碳化利用,發展綠色經濟、低碳經濟。”徐錠明說,十九大報告提出,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。“那什么是美好生活?我覺得人民需要‘三高’,不是高血壓、高血脂、高血糖,而是生態的高顏值、發展的高素質、生活的高品質。”

  “每一棟樓都成為發電廠、儲能廠”

  要實現綠色、低碳發展,就需要重新建立能源生產體系。徐錠明在多年的走訪調研中發現,城市人口能源消費是農村人口的三到四倍,相對應的是,城市的二氧化碳排放和污染排放基本都占總排放量的70%—80%。所以,城市能源體系必須要變,要從工業化城市的毀綠、增溫、耗能、污水,變為生態低碳城市的增綠、降溫、產能、凈水。

  徐錠明認為,建設生態低碳城市、打贏藍天保衛戰,根本在于發展可再生能源,要充分開發利用太陽能、風能、生物質能、地熱能、空氣能,而且,首先要從城市開始推進。

  “為什么城市要先革命?因為城市擁有科技、人才、物力、財力等多諸多利好條件,比農村更有優勢。”徐錠明說,城市能源革命首先是城市的建筑要革命,千百萬個建筑都將是能源生產單位,要讓每一棟樓都成為發電廠、儲能廠;第二、要推動新能源汽車的發展,汽車作為單一運輸工具的時代已經結束,未來,汽車將是人們新的生活、生產、娛樂新的移動空間,不僅僅是交通工具,而是分布式的發電場、儲能場;第三、大量開發地熱,50年來,我國地熱發展很慢,尤其是地熱發電。包括淺溫、中層溫度、深溫都還沒有得到有效利用。未來,中國要開發利用地熱,關鍵是放開市場,不要壟斷。

  愿景中的畫面讓徐錠明皺起的眉心逐漸展開,“未來,城市交通、建筑、工業、生活全部要走向低碳、綠色,達到‘四個立方’。”他解釋道,所謂“四個立方”,一是零立方,固廢、液廢、氣體、污染排放均為零;二是用立方,熱能、電能等各種能源高效利用;三是綠立方,大生態系統、工廠生產的全生命周期、人們的生活都是綠色;四是贏立方,對社會、對企業、對個人要有好處,要多贏。而要實現這一切,關鍵在于高科技廣泛融入與運用。

本新聞共2頁,當前在第1頁  1  2  

責任編輯:杜鵑
澳门博彩有限公司